导航菜单

【诱惑论坛】40分钟高清超长时间,各种品尝大学生美女的嫩脚

  直言不讳地说,我是一名标准的“恋足癖”,如果恋足必须被斥为“癖”的话。这种倾向埋在我心里已经若干年了,之所以能写出来,是因为觉得恋足实在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肮脏事。

  从青春期开始,发现自己除了开始关注女孩子姣好的面容外,往往不太注意很容易吸引眼球的第二性征,眼睛总顺着女孩子的腿往下出溜,一直到脚丫为止,并会默默地为状态万千的脚丫打分评判。当然这种机会并不是很多,在我生活的中国北方,每年也就只有夏天这几个月颇为过瘾。

诱惑论坛

  关于恋足,一直被斥为是一种变态。所以偷偷摸摸恋了许多年,一直到看见一篇报道之后,一种莫名的责任感驱使我写下这些文字,为广大恋足的男人们鼓噪一下。

  有一位小伙子的恋足倾向被女友发现了,便被带到心理医生那里,并被确诊为“疾病”。在医生和女友的共同努力下,从心理上“不断增强他战胜疾病的信心”;从生理上“在他手腕上套一根皮筋,在他产生恋足想法的时候,让他自己用皮筋狠弹自己的手腕”。最终“他改掉了恋足的怪癖,很快要与我步入婚礼的殿堂”。

  一个挺正常的哥们终于不正常了,至少不敢有丝毫正常的表露了。

  换个角度讲,恋足是一个比较学术的问题,自认才疏学浅,不敢充大尾巴鹰胡抡。爱好文学,第一学历是高中,没经过正经科班陶冶,只能用博览群书来恶补基础,这才发现许多文坛名家在其作品中会流露出恋足的倾向。如果有兴趣,你可以细心留意,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需要说明一个字,“莲”,在中国古文里,“莲”还特指女性的美足。据说是因为南唐后主李煜的爱妾窈娘,有一双绝美的玉足,更善于在莲花上跳舞,于是“莲”就逐渐演变成美足的代名词了。加之宋代周敦颐著有《爱莲说》,虽然此莲非彼莲,也算巧合,这就是本文题目的由来。

  谈恋足,不可能回避的就是中国古代的缠足,这是一种近乎于变态的虐恋。当然不是三两句话说得清的事。中国古人缠足的历史是逐渐演变的,下面我会说到。可正是这种变态的虐恋,以及这种异常行为对女性肉体的摧残,使得现代国人的恋足也成为一种垢病。

  上个世纪末互联网的兴起,打破了人类的单一性格表现。我以及许多恋足的同好们,坐在屏幕前用各式各样的花名交流着恋足心得,浏览着美足图片,感叹着互联网的伟大,而不用担心自己因为恋足会被别人耻笑。当然任何人群都存在良莠不齐的现象,恋足的人群中也有一些低级庸俗,甚至是淫秽的,但不能以偏概全,五个脚指头还不一样齐呢。

  恋足是一种亚文化,冯骥才先生曾著有《三寸金莲》,用细腻的故事情节剖析了中国古(近)代的恋足现象。那种畸形的虐恋是不可取的,用对肢体刻意的伤害来取悦于人才是真正变态的。而到如今我们喜欢那玲珑秀美的天成曲线,怎么就成“癖”了?我不理解。

  中国古代恋足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其实也并非是人们印象中,缠足缠了几千年。在唐代古墓出土的女鞋并无缠足的迹象,而在《诗经》、《南都赋》、《史记》甚至白居易、杜牧的诗中,都有恋足的相关史料。直至宋元时代,缠足才逐渐风行,而真正缠足缠到登峰造极伤筋动骨的,是到了清朝。

  中国古代记载收录赞美恋足或者缠足的文字,都是出于文人之手的私作,例如古乐府《双行缠》、陆放翁《老学庵笔记》、苏轼《菩萨蛮》、李渔《笠翁偶集》、唐伯虎《咏金莲》等等,到了近现代更是数不胜数了。而迄今为止唯一由官方编纂,记载有关恋足和缠足的竟是清康熙下令纂修的《古今图书集成》,其中的《闺媛典》收录有赚谈恋足缠足的《弓莲篇》,想来康熙以及编者都是变了味儿的“恋足癖”吧。

  中国古人的恋足是病态的,用“癖”来表述决不为过。古人们恋足的极端行为虽不可取,但在当时特定的条件下,恋足并没有被世人唾弃,反倒是光明正大的,从达官贵人至布衣百姓,至少恋足是不被歧视的。当然用缠足来取悦男性的欢心,是应该唾弃的。那么现代的我们喜欢那天成的玉足,是太正常不过的天性了。

  现代人的恋足,之所以反而隐讳起来,我想有几个原因。一来受民国初年“天足运动”的影响,缠足与恋足的混淆,使得正常的恋足心理会被联想到病态的缠足行为,恋足的一群便被曲解位变态的一群;二来,由于近几十年来中国文化所受到的禁锢,恋爱尚属小资产阶级情调,拉拉手都羞于见人,何况你要拉她的脚呢;第三,正因为人性的被禁锢,一部分恋足同胞的“雅兴”难有疏导,便做出一些令人耻笑的行为,例如常见于媒体一角的社会新闻,某君偷窃女性鞋袜用以自慰云云,实在令我们恋足同好有口难言,好象恋足的男人都会去偷女士的鞋袜,实在是冤呐!试想恋足的人都这么干,地球的空气一定会混浊的不行,环保更是个大问题了。

  我是个恋足的男人,正常的男人。你可以尽管鄙夷我和其他恋足的正常男人。如果你是男人,我要问:你更欣赏女性的哪里?丰乳豪臀?那么我告诉你,你比我们庸俗!如果你是女人,我也要问你:妳窝着脖子蜷着腿屏气凝神地往脚指甲上擦那些五颜六色的指甲油,不是为了补习油画基础吧?节衣缩食地买那些性感的鞋袜,不是为了扩大内需拉动市场吧?既然没有这么高的境界,我只能理解为:为我们!为我们而美化你的足下。女为悦己者妆嘛。所以妳以及你们,请尊重你周围正常的恋足者,我们是品位的一群,是更懂得欣赏美的一群。

  写这篇文字,用了很大的勇气。因为许多现实中的朋友都知道我就是秃夫,既然写出来了,希望首先能得到我周围朋友们的理解。哥们还好些,大不了拿我开开涮,我都习惯了,再说备不住你也有恋足的倾向。倒是很为认识我的女孩子们担心,妳们再碰见我的时候,大可不必紧张。我一不会偷妳们的鞋袜,二不会很色情地盯着妳脚丫看,充其量用欣赏的眼光瞟一眼,没什么。更用不着把秀美的玉足藏起来,妳肯定没练过把脚丫揣到裤兜里的功夫,东躲西藏地咱都尴尬,大大方方就好。再说回来了,目前真懂得保养修饰自己脚丫儿的女孩真不太多,大多数还停留在涂个指甲油的水平上,属初级阶段,就算没脚气妳上下翻飞地跟我眼前挥舞也未必爱看。

  妳,珍惜自己的脚丫儿吧,除了用来搭载妳位移,她们也是流动的艺术。

  恋足挺正常,我也挺正常,没什么,恋足挺正常。

最后编辑于:2018/06/28作者: admin

暂无评论

赶快来发表评论吧

全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