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恋足者】说好的是拍写真?为什么摄影师一直在拍妹子的玉足呢?

“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自言自语地叫出。
  “哈哈---哈哈,你这只贱狗终于受不了啊!刚刚我在玩踩踏车就是练习一下脚劲,怕你不射啊。”晓晴笑着说道,我想:她们今晚对我们男同胞是早有预谋了,只有那个“幸运儿”是我。想着想着,眼眶中的泪水似乎被晓晴看出,但那只健美而有柔美的脚还是用力将我的“欲火”一泄千里,洒在了她的小腿上。她拿出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有把卫生巾上的液体融合在那几张纸巾上向我看了看,一把掌塞进了我的嘴里,又用透明的强力胶带封住了我的嘴和捆绑了我的手。顿时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四处无人,更显得出慌张的气氛。我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再挣扎着,但晓晴从那个拥有钢丝鞭的包里拿出了个打火机和一根似是似非的“红色短棍”,天色已经很晚了,看不清楚了。只见朱莉艳换了双跟尖尖的高跟鞋踩住了钠的喉咙,不允许我发音。晓晴的点燃了那根原来是蜡烛的“红色短棍”,冷冷的笑声伴着一滴滴火烫的蜡油滴在我的额头上,只觉得痛,但一动就会觉得喉咙更痛,叫也叫不出,只有接受“魔鬼”的折磨。蜡油已经埋没了我的双眼,张也没得张开,我的内心在做无奈的挣扎,只有死亡的痛苦在不断地在上空滴在我的脸上、喉咙、腹部、大腿内侧、最后是一大滴在我的“富士山”口向下流,将我的阿弟经过一阵“人体风”变成了一只“蜡笔”。一把掌将我脸上的蜡斑抹下,问了声:感觉行吗?问着问着,便用命令的口气让我张开嘴,我的内心慌得想逃,但我的双腿和手都被那胶带牢牢地捆绑着。伴随着一声“吼”一口痰落在我的嘴里。我心里松了空气,原本以为:到我的嘴里是一大滴蜡油。我微笑地吞下那口痰。

恋足者

  过了一会儿,晓晴对我笑了笑,我的骨头都酥了一大截,随后跟着朱莉艳走到我面前,丢下了一句:你这只贱狗,要谁做你的主人?
  “我天生就是当朱莉艳脚下的贱奴,对不起,我已经向朱莉艳签下了卖身契。”我早以看出晓晴一脸的忧郁,有些不忍,便说了声:你们两可以一起享受我的身体啊,但主体是朱莉艳的,可以吗?我的主人?
  “你这是用什么口气啊?恩?可以—考虑一下。”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让我蜷缩在地上直打滚。
  “请主人消气,奴儿不是有意冒犯的,请主人别惩罚奴儿。可以答应奴儿吗?”我努力做出跪的姿势在乞求着。
  “恩,好吧。”朱莉艳十分信任地将契约书给了晓晴,并且让她拿出复印。晓晴笑了笑,接下了那份用血签定的契约书,放进了她的刑具包里,又向我的阿弟狠狠地踢了一脚,蜡斑落下了两,三片,还是有种很痛的感觉揪着我的心。
  “慢着,我要尿尿了,怎么办?”晓晴一边急冲冲地对着朱莉艳说道,一边拿出那刚刚垫上的卫生巾蹲下腰帮我的屁眼缝抹上她刚刚穿上的卫生巾。
  “我们现在不是有个移动的马桶吗?在他的嘴里尿吧,他是我们眼中最低贱的狗。”朱低着头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我那已被踩得满身鞋印赤裸裸的身躯。
  “哦,那你要享用吗?”晓晴笑着说到。
  “恩,我肚子有点痛,你先用吧!”朱安详地对着晓晴说着。
  “哦。那我不客气了咯。”话音刚落,就让我的嘴巴张大点。我只有服从,就使劲地张大,最后她的尿都洒在我的脸上,我的眼睛也张不开了。在她起立的时候就用鞋底把我眼睛上的尿水抹去,但我的眼睛更痛了。
  “来吧,你来享受这只贱狗吧,在他嘴里洒尿蛮有意思的。”晓晴笑着对朱莉艳说到,说着库带系了系紧。
  “呵呵,我试试。”话音一落,一坨圆滑的肉离我的鼻子凑得好近,气息似乎都被封锁住在她的屁股中了,此时我软化已久的阿弟再次勃了起来,正在我的下方不停地上下微微抽动。我痛苦地努力张开我的双眼,只见一根长长的“黄金”一截一截地落在我的口中,我的嘴巴容量已经有是那“黄金”了。她跨下来看着我,随手拿了根地上的车轮上落下的钢丝,不停地往我的嘴里挑,冷冷的笑声还是在我的耳边萦绕。我有感觉:有另一只手在抚摩我的阿弟,正在做加速上下抽动式的运动,但没继续想下去,只是爬在冰冷的地板上努力地把朱莉艳的“黄金”往肚里吞。大约三百克的“黄金”在我努力的半小时左右,都已经吞下了肚子了。晓晴把我刚刚激动射出的“欲火”擦在她的卫生巾上擦了擦我满口“黄金”的嘴,最后就用手把卫生巾塞进了我的嘴巴。命令我吞服,不许吐出。我只有咬着,感觉到晓晴的卫生巾真的好薄,又发觉卫生巾一面有“黄金”的味道,一面有她玉手流下的清香,感觉真的好特别。
  天色已经渐渐转亮了,送奶车那玻璃相撞的声音已传入了我的耳里。我还是爬不起来,继续躺在地上看着朱莉艳和晓晴的脚跟,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最后朱莉艳看着我堕落的样子,说了句:我们还没看见过你自慰呢?把我的卫生巾卷起来,包住你的阿弟来一次,让我欣赏一下吧。说完,就脱下那血淋淋的卫生巾丢给了我,再把我拉了起来靠在墙上,脱下晓晴帮我套上的袜子,换上了她的卫生巾,开始先帮我来回拉了一会儿,把我的阿弟弄硬朗了。我看着她渴望的眼神,就握住了我今天已喷射多次的阿弟,又开始上下做活塞运动,我也不知多久,“欲火”就微微地向上冒了冒。“欲火”和血淋淋的卫生巾勾画成了一片“燃烧的森林”,我顿时就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眼皮已经是扣上了“上千顿的铁块”。昏睡了过去,眼前只有朱莉艳和晓晴那纤细的身体,五官也已模模糊糊,若隐若现,渐渐消失在我的视觉中。
  当天中午,我稍微有了些知觉,模糊地睁开双眼前,便听到一阵阵吵闹的唾骂声,睁开了双眼,只见一群三,四十岁阿爸看着我指指点点,一群二十来岁的小阿妹用蔑视的眼光藐视我的裸体。我站了起来,羞涩地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连忙冲出人群,边跑边拔掉阿弟上的红色的卫生巾,发觉拔不干净了,卫生巾有些部分和蜡块已经粘在了我的阿弟上结块了。超小道跑到了附近一块无人的工地,找了个有水的空房,衣服一扔,便开始打开了水龙头开始冲洗我的阿弟,在冲洗的时候,觉得撕裂的痛感,伸头看了看,是昨晚被晓晴踩出的伤口又裂开了。我又底下头开始冲洗嘴巴,好苦的味道啊,还在我的嘴里掏出了一些卫生巾的碎纸薄片。脸上被踩过的地上,我都好好地,仔细地洗了一个遍,特别是眼睛的那个晓晴留下的脚印。肚子上的几个高跟鞋留下的印子还在折磨着我的身躯,刺痛感真渗透我的皮肤,折磨着我的五脏六腑。还有几处蜡斑也被我播了下来,我阿弟上的伤口还在渗出着血,心里十分着急,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穿上衣服,准备“重新”做个有尊严的人,但思想里还是时时呈现出昨夜签定的卖身契便让我身体发抖,汗又湿透了我的半身。我想:我已经是条朱莉艳和晓晴脚下的狗,已是无自尊,无人格与灵魂的贱狗,只配做她们眼中最贱的狗,无选择可做。想到这,便发现我裤子的口袋里有张纸和一个绵绵的东西,我拆开信,信是朱莉艳写给我的,再次提醒我是她和晓晴脚下的贱狗,信中也提到了那绵绵的东西是晓晴留下的原味袜子,是晓晴让我套在阿弟上的,目的是让我永远记着她们俩,是她们俩永远的奴隶,永远都是。此时,自卑心有浮出水面,心里一想:套上晓晴的袜子可以帮我暂时性治血,于是立即拿出她的袜子双手微微颤抖地套在了阿弟上。在地上洒了些水,照了照自己的脸,基本上干净了,就饶远路出了这块工地,直奔到家。

最后编辑于:2018/07/02作者: admin

暂无评论

赶快来发表评论吧

全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