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吉木莉纱】三亚椰树长廊相约可爱调皮的学姐拍摄美脚,美人配美脚!

  我吉木莉纱坐在沙发和看电视,一下要那賤貨倒茶,一下要她切水果來給我吃。

  現在我正用叉子吃著吉木莉纱她切來的水果,那賤貨還乖乖在我脚下舔着我的脚,看着电视的我,用腳勾了勾她的下巴,说:“妳這賤貨,知道自己有多賤吗?”

  那賤貨没说话,我又接着说:”同樣身為女人,看到妳這樣子,我都快吐了。”

吉木莉纱

  她依然沒說話,但我可以感覺到,她因為感到羞辱,正低著頭,顫抖著身躯。

  羞辱情敵的勝利滋味,讓我更加狂妄的笑了起來,我邊巴著她的後腦勺,邊講些難聽的話,繼續羞辱著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徐东强回來了,他在門口,只听到一個女人在哭?而另一個女人卻在笑!急忙的换了拖鞋走了进來。

  那時我正在拉扯著那賤貨的頭髮,要往廁所拖去,因為我想出了一個惡毒的整人手段。

  徐东强惊疑地望着我道:“妳?怎會在這?”突然看到徐东强,我也有些嚇到,雖然我還想不到怎麼解釋,但我的表情及態度依然如此堅決,最後我做了一個決定。

  ”啪”的一声打断了徐东强的思绪,這一巴掌足以回答一切。

  這一巴掌是我打的,是我打在那賤貨的臉上,我把驚慌、恐惧、害怕、擔心全部轉嫁到那賤貨身上。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可以自己問她,是她打電話約我來的。”徐东强的臉看來有些吃驚。

  “你呢?打算怎麼做呢?”徐东强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我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徐东强,既然她敢找我來,我今天就打算好好教訓她,如果你同情這賤貨,以後就再也别想见我了。”

  咄咄逼人这种强势的态度讓我在愛情中無往不利,我有自信,他是真心喜欢我的。

  徐东强慌了,他原本以为自己能维持着家庭和我偷偷暧昧,沒想到會被妻子發現,當下,他不是没有过踢开妻子的想法。但上個星期他老婆受不了徐东强對她的冷淡,認輸了……她同意徐东强,說她願意和我兩人和平相處的一起服伺他,他本來也不打算因為外遇而離婚,結婚到現在,妻子也沒對不起過他,況且外遇的對象,還是個人盡可夫的夜總會小姐,但现在的我完全不给徐东强選擇的機會,这下子算是戳破了徐东强心里的最后一丝侥幸。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的老婆,最後,他做出了選擇。

  徐东强說:”妳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掩藏不住心裏的歡欣,隨即露出了一張狐媚樣,雙手環繞著徐东强的脖子,又抱又親的,我可以感覺到徐东强的下身立刻就硬了。我嘴角上揚,對他投以妖嬈的眼波勾勒著他,問他:“硬了么?” 这句话彻底挑逗起了徐东强的全部欲望,”妳真壞!”徐东强忍不住了,用激烈的熱吻回應著我。

  而他的妻子,那個懦弱沒用、面對情敵卻低聲下氣的女人,正跪在我倆的面前涰泣著。

  我心裏明白,這樣子的一個好女人打從心裏瞧不起自己,然而又不得不臣服於自己,為什麼呢?

  因為這樣子的好女人掌握不了她的男人,而對我這種壞女人卻輕而易舉。

  一個女人評價另外一個女人是壞女人,那是對她的否定;然而一個男人評價另外一個女人是壞女人,卻是對她極高的讚賞。

  雖然,他們說的都是同一種女人。我,就是這樣的壞女人。


最后编辑于:2018/06/01作者: admin

暂无评论

赶快来发表评论吧

全局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