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丝西女、​川岛芳子的第一件使命完成得不错

川岛芳子的第一件使命完成得不错,她受到了戴笠的引荐与蒋介石的亲自接见,川岛芳子看到蒋介石的那一刻,就在他的身上打起了主意,心想若是溥仪一事不成,干脆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个天子就是蒋介石了,他可以有名,但是无权,蒋介石盯着她看了好久,川岛芳子不禁打了个冷战,生怕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

   1937年11月,上海沦陷,那些民族败类们立刻纷纷出笼,1938年秋冬,国民党特务李士群、丁默邨等人投敌。蒋介石派川岛芳子去刺杀丁默邨,若是此行成功,那么她将会受到重用,将会不因为性别而得不到实权,这对川岛芳子来说,的确是件肥差。
  川岛芳子设法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丁默邨的面前,却又对他装作视而不见,她早就直到,这个丁默邨没什么不能没女人,像川岛芳子这样美貌如花的女孩,他又岂能放过,几次见面,他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火热了,于是邀川岛芳子共同跳了一支美丽舞,然后带她出去买衣服,他相信,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这样最能打动女人的放心了。
  两个人很快同居了,川岛芳子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准备马上动手,但是丁默邨府上戒备森严,在此地定是不可,于是有一天晚上,她要丁默邨陪自己逛街,丁默邨本不想晚上出去,无奈她可劲地撒娇,丁默邨最终答应了,丁默邨给她买了貂皮大衣,川岛芳子在车里哭了。 
  “宝贝儿,怎末了?”丁默邨问。
  “这个世界上就你对我最好了,我从小就孤苦,家中只有年迈的奶奶跟我相依为命,我,我想回家看看她。”丁默邨看到川岛芳子对自己如此感激,于是乐昏了头的他答应她让她回家,而且是亲自开车送她。芳子今天穿着貂皮大衣,里面是黑色的皮质短裙、高筒皮靴,配丝质的黑色蝴蝶结衬衣,冷艳高贵。丁做梦都想不到,今天会被这狠毒的女人用皮大衣活活闷死。
  川岛芳子的“家”很偏僻荒凉,自从日本柜子来了之后,这里就一片萧条,车刚挺好,川岛芳子就把一直抱在膝盖上的貂皮大衣猛地盖到了丁默邨的头上,长长的衣服还盖在他的腿上还一块,由于车里的空间比较狭小,川岛芳子飞速皮质短裙掀起到腰间,两条大腿分开夹骑在丁默邨身体的两侧,将他的大腿夹住,而他的两只手,却已经被固定在大衣里面了,而且正好是隔着大衣被川岛芳子的膝盖压住了,川岛芳子双手隔着大衣捂住他的脸,这大衣密不透风,丁默邨在里面使劲晃动着脑袋挣扎,可是,正在兴奋头上的川岛芳子哪会轻易放过他呢,她的双手更加用力,丁默邨张开口想说话,却被川岛芳子把大衣正好按进了他的口里,他的呼吸更加困难,只是感觉肚子胀得十分疼痛,手也杯川岛芳子压得不轻,他没想到,如此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哪里会有这个大的力气,他当然不直到,川岛芳子是早已杀人成瘾的恶魔,丁默邨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挣扎得更加激烈,两条腿也在车里乱踢乱撞,川岛芳子都感觉快按不住他了,但是,她是绝对不能功败垂成的,她拉过安全带,给丁默邨套上,大衣就固定在他的身上了,她又将大衣的两只袖子在他脖子后面系在了一起,他的头正好被包在了大衣的里面,川岛芳子用胸部趴在他的脸上,紧紧挤压着他,这样大衣又可以窒息他了而她的一双玉手,则绕到他脖子的后面,紧紧往两边拉着两只袖子,大衣质地不错,丁默邨的脖子没有感觉到疼,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严重地呼吸受阻,此时的川岛芳子,虽然已经杀人多次,但是因为这次事关重大,她丝毫不敢放松,她干脆蹲在了车座上,高跟鞋踩着丁默邨的一双手,丁默邨想喊却喊不出来,川岛芳子紧紧撕扯着大衣的袖子,她的胳膊都因为用力而变得颤抖了,甚至连牙齿都咬得格格作响,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她仿佛感觉到丁默邨的头往下垂了一下,但是她依然小心翼翼,一只手还在背后扯着那貂皮大衣的袖子,另一只手将套在他头部的大衣部分拉了下来,丁默邨垂着头,嘴歪眼斜,显然已经死去了。 
   这杀过人的貂皮大衣,川岛芳子虽然喜欢,却把它留在了车里,她要连夜返回蒋介石那里,她的脚步非常快速,因为她仿佛已经看到大清光复的无限希望……(原文到此)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背景图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