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县城内的一个普通小楼里,女军官许静、女护士刘岚、空姐王媛,三个制服女被驷马躜蹄地捆绑着,用绳子掉在房梁上。三个被绑的肉货,在空中不住地晃悠,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不过,在这个顶层的房间,窗户上安装的单向透光玻璃,里面能看到外面,可是从外面开,玻璃确实镜子。再加上,县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声音噪杂,三个制服女被丝袜堵得严严实实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不会让任何人听到。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看着自己绑来的三个肉货,曹姐笑了笑,脸上却写满了焦急:“三儿出去半天了,该和香港来的金老板碰头了。怎么还不回来?”

正在焦急地来回踱步的曹姐听到楼下一阵脚步声,赶紧走到门口。

门开了,三儿和一个西装革履的老板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金老板,您终于来了!您看,女军官、女护士、空姐,都是正宗的制服女,包您满意。”

曹姐热情的迎上去,让金老板看看自己的货物。

三个被吊绑的女人,起初看到有人进屋,还呜呜呜地大叫求救。可是一听是曹姐找来的买家,立刻绝望了。

金老板仔细看了看三个被捆绑的女人,满意地点点头:“嗯,不错,都是正宗的制服女。不会像上次那样,弄几个农村柴火妞,穿上制服丝袜高跟鞋,糊弄我吧?”

“瞧您说的,上次是我们不对,这次哪里还敢再来低估你的法眼?”

曹姐献媚地说道。身体不由地紧靠着金老板,故意挑逗道。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金老板被曹姐一偎依,就主动地揽住她的小蛮腰,在她的臀部上摸了起来:“这次看样子也不会是假的了。不过,我还想要弄一个女警察,反正晚上开船。不过多带一个,节省些运费,这就是所谓的一站式购物了。”

听到金老板的话,曹姐有点为难地说道:“最近风声紧,我们弄这三个肉货,都费了好大的力气,冒了好大的风险。女警嘛,恐怕很难办。制服女,尤其是正宗的制服女,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这样吧,晚上10点,我的船就在码头等着装肉货。如果能弄到女警,我给你加钱,弄不到嘛,就带这三个走。你也不为难,我也不会空手回去嘛!”

金老板很大度地说道。

曹姐立刻不住地点头,答应了金老板的建议。金老板看谈好了生意,也就不再逗留,临走时和三儿又低声说了几句话,二人还偷偷地向曹姐看了看,脸上挂着诡异的笑。

金老板一走,曹姐和三儿也忙了起来,争取在一天内,弄到一个正宗的女警察。

“三儿,刚才金老板和你说些什么,一脸坏笑的,没安好心吧!”

曹姐问三儿。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三儿一脸的老实相,回答道:“金老板一心希望咱们能带个女警给他,所以给我出了主意。”

一听有主意,曹姐来了兴致,赶紧问道:“说说看,是什么好主意。”

三儿不紧不慢地说道:“他说,来的一路上,看到不少路口都设了卡子,有警察在检查车辆。好像是最近搞什么严打,警察局、派出所都派了人出来搞检查。其中,不少女警也出来执勤,有不少都是不错的肉货。他说,咱们可以设个圈套,弄一个女警上钩,趁机给绑了。”

曹姐兴奋地追问下去:“快说快说,别急我了,是个什么圈套?”

“咱们把面包车开出去,故意绑一个女警在车里,然后咱们找一个单身办公的女警,引她过来。当她看到有个女同事被绑在车里,自然要上去救人。那么她就入了圈套,当她解开绳子,本以为自己救了人,却不会想到,我就埋伏在旁边,而被绑的女警趁机和我一起把她抓住,捆绑手脚,在堵住嘴。往码头一送,钱就进了我们的口袋。”

听完三儿转述的全部计划,曹姐兴奋不已:“这个香港老板,果然有一套,点子出的,狡猾的很啊!好,那咱们就这么办。不过那个当诱饵的女警,到哪里找啊?”

三儿看着曹姐,神秘地说:“那,当然是曹姐你啊!除了您经验丰富,捆绑技术又好,其他人可不顶用啊!”

“是啊,除了我,也找不到人假扮女警了!正好,咱们这还有一套警服,我先给换上!”

曹姐说着出了房间,几分钟后,回到房间里,曹姐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女警制服套裙。天蓝色的警服短袖衬衣,蓝黑色的警裙,肉色的连裤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再戴上蓝黑色警帽,曹姐活脱脱的一个性感警花。

“姐,你这身打扮,真像个女警察!”

三儿不禁吞了口口水。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那是,姐姐我可学过瑜伽和芭蕾,气质上不输给这些制服女。”

曹姐骄傲地挺直了丝袜美腿,故意看了看吊绑着的许静三人,自豪地说道。

“就是就是,姐你有气质的很,性感的很,干脆直接把你卖给金老板得了!”

“死小子,就会拿姐姐开玩笑。好了,准备好东西,弄肉货去!”

曹姐和三儿带着绳子等工具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许静、刘岚、王媛三人,三女呜呜呜地叫着,可是驷马躜蹄地吊在空中,根本无法解脱。

穿着女警套裙的曹姐和三儿上了面包车。车子开出县城,到了郊外没有人烟的地方停了下来。

“姐,我记得前面的路上就有路卡,是几个女警在那里查车值勤。我在这里先把你捆好,再过去引一个女警上钩,怎么样?”

三儿回头问坐在后车厢的曹姐。

“好,就在这里捆绑吧。”

曹姐说着,打开皮包,取出了白色尼龙绳。

先是捆绑双腿,曹姐不需帮忙自己就可以解决。她把绳子在自己的脚踝上缠绕几圈后,轻松地将自己的丝袜美腿并拢捆绑在一起。

“姐,你这捆绑地太假了,捆得那么松,人家很容易看出来,还是得认真的紧缚。”

三儿很认真地说。

“这样不行吗?我看没有问题。”

曹婕看看脚上捆绑的绳子,还是比较逼真的。

三儿却是难得的严肃起来:“话可不能那么说。要知道,咱们这回要弄的可是女警察。女警一般都受过训练,观察能力很强,若有一丝破绽被她发现,不但咱们计划要泡汤,只怕连脱身都难。你不是也经常教育我,干咱们这行当,最重要的就是胆大心细,办事要认真细致,坚决不能出纰漏,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按照绑肉货的标准,仔细捆绑,要绑的结结实实,才能骗过女警。虽然,那可能难受些,但是为了工作的顺利进行,咱们不得不这么干啊!”

看到三儿一脸认真地说了那么一大段,曹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你那傻样,充什么大人啊!不过你说的也对,那样吧,还是你来捆我。自己捆,总是感觉使不上劲。”

三儿似乎早就等着这句话。曹姐一说完,他迫不及待地上了车,拿出绳子,开始捆绑曹姐的双臂。曹姐很配合地将自己的双臂在身后紧贴背部,手腕也交叉好。三儿立刻把白色尼龙绳搭在曹姐的颈后,绕到身前缠住她的双肩,然后顺着双臂来回缠绕,到了手腕后紧缚捆绑打结,这是捆绑上身的第一步。绳子很长,此时才用掉一半,三儿随后引着绳头,在曹姐露出的小臂上再次缠绕三圈,绳子到了曹姐的胸部,接着绳子围着曹姐的上身前后缠绕几圈,紧紧地束缚了曹姐的胸部,也使得曹姐的双臂紧贴后背不能分开。绳子继续向下直接到了原先已经束缚好的手腕,再一次捆绑一圈后,绳子游走到了曹姐的身前,在她的腰间来回缠绕三圈,再次捆绑,三儿这是完成了曹姐上身的捆绑,让曹姐的手腕也紧贴后腰,动弹不得。

曹姐动了动上身,紧紧地束缚竟动弹不得,不由地笑骂道:“你小子可以啊,捆得姐姐手指头都动不了。还真是紧啊,我这不得不抬头挺胸,呼吸都有点不顺畅了!”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看着身穿天蓝色警服短袖衬衣的曹姐,双手捆绑在身后,不断扭动着身体,三儿不禁呆住,痴痴地坐在她身旁,不说一句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曹姐胸前看。

曹姐努嘴说道:“死呆子,傻看什么,还不赶快绑。捆得我那么难受,早点弄个女警,早点给我解开。”

三儿这才清醒过来,赶紧拿出另一根白色尼龙绳:“姐,我这就开始捆你的丝袜美腿了。”

曹姐笑着点点头,并拢了自己肉色连裤袜包裹的双腿。三儿熟练地用绳子捆绑住了曹姐的脚踝,捆得非常紧,捆绑后,曹姐的双脚丝毫无法分开。三儿拿着另一根白色尼龙绳,相同方法,在曹姐弯曲的膝盖处进行了捆绑,很快,曹姐的双腿紧紧地并拢,小腿更是笔直地贴在一起,动弹不得分毫。

“你也轻点,我这丝袜美腿就要勒得发紫了!”

捆得太紧,曹姐小声地抱怨道。

可是三儿这时已经完全沉浸在紧缚的乐趣中,毫不理会曹姐的抱怨。捆绑了膝盖后,三儿又拿出了一根绳子,看来是要捆绑大腿了,他开始把曹姐的蓝黑色警裙下摆撩起来,向腰部拉。

曹姐虽然和三儿是搭档,却一直拿他当弟弟看,眼看自己的大腿和裙底要露出来,不由生气道:“死小子干什么呢!捆绑了小腿和膝盖还不够,怎么还要拉我裙子,趁机吃我豆腐啊!”

三儿这时换个一个人一般,冷静地说道:“姐姐,你不都是这么绑肉货的么?你说过,要帮女人,这大腿绝对不能放过,脚踝、膝盖、大腿,三点一线,完成了这三处捆绑,女人的双腿就休想挣脱开。”

“你……你什么意思?不是设圈套嘛,你那我当肉货捆得这么认真干什么?”

曹姐隐隐感到不妙,不安地问道。

“唉,看来你是要反抗了。动静太大,被人发现可不好。还是先把你的嘴堵上吧!”

三儿没有回答曹姐的问题,而是从包里拿出了几双长筒丝袜。

“你,你……呜呜呜呜……呜呜呜……”

曹姐话没来得及说,一开口,嘴里就塞入了一双黑色连裤丝袜。

曹姐一般捆女人,都是用崭新未穿过的丝袜堵嘴。可是三儿塞到她嘴里的这双黑色连裤袜,皱巴巴的,一看就是穿过的旧丝袜。曹姐感到一阵恶心,用舌头想把丝袜顶出来,可是三儿毫不含糊,用手指头,一点一点地把丝袜捅进曹姐的嘴里,还解释说:“我一个大男人,要是去店里买女人穿的丝袜,一定很奇怪。这几天绑肉货,原来的新丝袜用光了,只能委屈委屈姐姐,在嘴里塞些旧丝袜了。”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此时,这双黑色连裤袜已经完全塞入曹姐的嘴里,曹姐的舌头顶丝袜,哪里能胜过三儿用手指头捅丝袜呢?三儿又拿出一双黑色连裤丝袜,曹姐一看,又是穿过的旧丝袜,不停地摇头想要躲闪。可很快,自己的下巴就被三儿捏住,随后,第二双黑色连裤袜慢慢地进入自己张大的小嘴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曹姐不住地叫着,透露出无比的愤怒。

一边塞丝袜,三儿还不断地解释:“姐,你放心吧。我这用的连裤袜,都是你穿过的。你自己穿过用过的丝袜,自己还嫌弃什么。就当多穿了几双连裤袜就是,只不过原来是穿在腿上,现在换个地方,穿在嘴里就是。更何况,虽然是穿过的旧丝袜,可这些都是你洗干净的。这两双都是我从你的衣柜抽屉里偷偷拿出来的,一点都不臭!”

此时舌头已经被嘴里充满的黑色连裤袜压得发麻,再也不能顶出塞口物了。曹姐只能呜呜呜地叫着,显得非常无助,这第二双黑色连裤袜,最终完全进入了自己的小嘴。曹姐这时张大了嘴,无法合上。

“这一双,可是你昨天穿过后洗干净的。我从晾衣绳上拿下来,还闻了闻,已经全干了,还没有一点味道。不信你闻闻,只有洗衣粉的香味儿!”

三儿拿出了第三双丝袜,是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袜口带有蕾丝花边。他特地把长筒袜拿到曹婕鼻子前,让她闻了闻味道。

两双黑色连裤袜已经把曹婕的小嘴塞满,浸湿了口水后,更是膨胀起来,一丝空隙都没有留下。三儿仔细检查后,用一只肉色长筒丝袜蒙住了曹婕张大的小嘴,然后嘴前脑后来回缠绕几圈,在脑后将丝袜打结。一只肉色长筒丝袜就这样,紧密地封住了曹姐的嘴,使她无法吐出嘴里的黑色连裤袜。

曹姐再也发出叫声,三儿这才放心大胆地捆绑她的大腿。不过,此时三儿已经懒得撩起警裙了,他拉开了曹姐蓝黑色警裙的拉链,直接把她穿的警裙脱了下来。肉色连裤袜下,是黑色的紧身三角小内裤。曹姐羞得满脸通红,不住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嘴里呜呜呜的叫着。

三儿看得眼睛只冒火,却没有停下手中的绳子,三两下,将曹姐肉色裤袜包裹的大腿也紧紧捆绑在了一起。此时的曹姐,就像以前教三儿的那样,三点一线,双腿再也不能分开分毫。不过三儿手里拿着剩下的一条肉色长筒丝袜,眼睛在曹姐的丝袜美腿上滴流滴流乱转,不知又有了什么鬼主意。

突然,三儿抬起曹姐的双脚,脱下了她穿着的黑色高跟鞋。

难道这小子对自己不轨?曹姐惊恐地呜呜呜大叫起来,双腿也开始用力乱蹬,试图踢开三儿。三儿身强力壮,可不怕曹姐反抗。他把曹姐丝袜包裹的双脚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突然挠了挠她的脚心。

钻心的瘙痒,让曹姐浑身发麻,几乎从后车座上摔下去。三儿连续挠了一分钟,曹姐呜呜呜地尽力叫喊,身体扭来扭去的,香汗淋漓,如同一只刚出锅的油闷大虾,几乎要背过气去!

“姐,我可不想为难你,你要是不老实,我可就要玩你的脚心了!你以前对付不听话的肉货,不都是用这一招,几有效,还不伤皮肉!”

三儿的话,让曹姐全身发抖,只能点点头,老实地伸出自己的双腿。

三儿确实没有不轨,他现在一门心思要完成对曹姐的束缚。他张开了肉色长筒丝袜的蕾丝袜口,几乎是撑开到了极限,然后套在曹姐并拢的丝袜双脚上。随后,三儿把套上的肉色长筒丝袜慢慢向上拉,直到蕾丝袜口到了曹姐并拢的大腿位置,接着,三儿仔细地抚平长筒丝袜的每一个褶皱。这么一样,曹姐肉色连裤袜包裹的双腿,在紧紧捆绑后,套在了一只肉色长筒丝袜的袜筒中!

肉色的长筒丝袜,让曹姐并拢的双腿更加修长性感。曹姐此时不但双腿不能分开,丝袜包裹的双脚,此时紧紧并拢在一起,包裹在一只肉色长筒袜中,也休想动弹!曹姐的下半生,如同美人鱼一般,不过是肉色的美人鱼。

捆绑完成,三儿重新为曹姐穿上了蓝黑色警裙,并为她整理好了衣着:“姐,既然你已经完全成了肉货。我也就给你说明吧!其实那金老板早就看上你了,女警弄不来倒不重要,反正我和他已经订了合同,早晚要为他弄一个过去。这次金老板最希望得到的,还是姐姐你。像你这么好的肉货,当然是人人想要。而金老板也是出的起大价钱的人。你也忙了好多年,是该去香港,享享清福,过过好日子了。金老板说了,等你到了他那里,绝对不会让你吃苦……”

原来从头到尾,都是针对自己的一个圈套,曹婕又气又急,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身体被紧紧束缚,也是无力挣扎。三儿为她整理好警服,还把脱落的警帽戴在她的头上,继续说道:“这里你就放心吧,我老家的叔伯兄弟傻根,明天就到,以后这里就由我们哥俩打理。金老板会照顾我们的……”

喜欢黑丝袜的冒牌女警曹婕

三儿完成了一切,把曹婕重新按回到座位上,让她趴在座椅上。曹姐还没挣扎两下,只感到三儿抓住了自己的双脚,将自己的小腿向上扳,慢慢地双脚脚心朝向自己头部,竟然使自己的小腿紧紧地贴住大腿。这是自己捆绑肉货的一贯手法,没想到三儿用到了自己身上。曹姐心里一阵悲哀,大腿小腿紧贴在一起,滋味很难受,只觉得骨头要断了一般。可是挣扎没有用,三儿用绳子很快就把曹姐的脚踝与大腿紧紧捆绑在一起,然后手腕的绳子又与脚踝的绳子连接捆绑在一起。此时的曹姐,趴在车座上,如同看不出手脚的肉段!

“姐,咱们这回去喽!女警肉货我已经到手,就等金老板掏钱了!你也好好去香港享福吧!这高跟鞋,你现在双腿套在一个肉色长筒袜里,是穿不上了,就留给我做纪念吧!”

三儿一边说,一边把黑色高跟鞋仔细地收好。随后拿出一个黑布口袋,将呜呜呜直叫的曹姐塞进了口袋。

车子发动,原路返回。

晚上,海边的一个小码头。

三儿停下了车,打开后车厢的大门,金老板满意地点察了肉货。四个驷马躜蹄捆绑的制服女,并排趴在原本装货用的后车厢里,看到打开了门,发出了呜呜呜的叫声。

一个女军官,那是许静。

一个女护士,那是刘岚。

一个空姐,那是王媛。

一个女警,只是穿着警服套裙的冒牌警花,那是曹婕。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背景图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QQ客服